‘不知死活’的马炎庆

Byline: 何惜薇
Publication: Lianhe Zaobao
Date: Sunday, 08 July 2012
(C) Singapore Press Holdings Limited 

淡滨尼集选区议员马炎庆给人的印象,就是不属于行动党的主流,不管是针对言论、想法或穿着而言。他在受访中也称自己‘不符合行动党给人的一般印象’,甚至自称‘不知死活’…..

@何惜薇
hosb@sph.com.sg

随着人口老龄化,让电梯在每层楼停留理应是深受居民欢迎的措施。不过,主管淡滨尼北分区事务的淡滨尼集选区国会议员马炎庆发现,事实并非如此。

打个比方,公寓式组屋分单层楼和双层楼两种,前者的屋主希望电梯能在每层楼停留,后者的屋主则没有这个需要,甚至担心新的电梯架构阻碍景观和影响风水。

马炎庆根据其经验,综合了居民不支持翻新电梯的其他理由:嫌工程带来不便,导致灰尘四起以及制造噪音;不介意爬楼梯,把爬楼梯当成运动;不满有些居民因居住已有电梯停留的楼层而无须承担任何费用;认为电梯不在每层停留是有关当局当年在设计上出了差错,觉得翻新费用应该全由政府负责。

为此,当了两届议员的马炎庆在过去六年来总是挨家沿户地尝试说服居民把眼光放远,要为老了不方便走动设想。
每户家庭翻新电梯的限额为3万元,但建一部电梯的费用超过20万元。换言之,如果受影响的家庭不多,每个家庭须付的费用就会超过顶限,以致翻新计划不能顺利进行。

除挨家沿户说服居民外,马炎庆也举行了数次沟通会议,欢迎所有受影响或不受影响的居民参加。举行沟通会议也意味着他必须向建屋发展局等了解翻新计划的详情。

马炎庆不久前接受本报专访时说:“一些人会说,我大可让建屋局直接向居民解释详情。但我觉得身为代议士,我应该发挥桥梁作用,既尊重政府部门的专业判断,也平衡不同居民的需要,让居民更了解各种局限和当局的苦衷。”

接触选民方法即传统也现代

去年5月的“分水岭”大选过后,执政的人民行动党领导人如该党主席许文远等,纷纷呼吁党员干部调整向来的行事作风以及改善跟选民沟通的方式。马炎庆可说是重视与民沟通交流的佼佼者,他透过不同渠道将触角伸向居民。

他既不放弃“传统”做法——坚持每周在区内组屋做家访,参加形形色色的社区活动(包括轻快步行),也充分利用社交媒体如面簿等和居民沟通,接受报章邀请写专栏等。

“尽管居民不一定都在家,但还是不能放弃沿户走访的活动。因为亲眼看到他们的生活环境,才能从他们角度出发,了解他们对一些政策的看法。”

马炎庆也定期在选区放映电影,偶尔还配合一些节日(如地球日),邀请嘉宾在电影招待会上谈节日的意义。另外,他还有一项“招牌活动”——定期在食阁进行“咖啡开讲”(KopiTalk),邀请居民一边享用咖啡茶点,一边讨论国家及社区课题。
近期,他的助手也把开讲的活动搬上网,让没有到食阁去的居民,透过马炎庆的面簿页面参与其中。

谈到马炎庆的面簿页面,自然不能不提“轰动一时”的“孙旭事件”。

2月18日,新加坡国立大学中国籍奖学金学生孙旭在中国社交网站人人网微博上留言说:“最烦的就是新加坡那些不小心碰一下,就在那边瞪着你,或嘴里絮絮叨叨的中老年瘪三,在新加坡狗比人多。”

他的留言隔天迅速在网络世界传开,引起新加坡网民强烈不满。随后,马炎庆针对孙旭的言论接受媒体访问,呼吁国人不要以偏概全,应该自我反省。

他当时说:“每个社会都会有害群之马,我们也应该自我反省,我们是否如他们所形容的那样?”
他的这番言论被网民指控为“偏袒外人”,一时网络上骂声四起,马炎庆后来在国会里向国人道歉。

“孙旭事件”后 没关掉面簿户头

许多人可能会问,马炎庆当时为什么要道歉?“孙旭事件”过后,他怎么没有“学乖”,还把开讲活动搬上网、频频接受媒体访问?
他重申,当时主要是对引起群众不满的情绪而道歉。他表示从这起事件,了解国人对外国人的不满其实颇为普遍,而不是局限在某些社群。
就算是处于舆论的风口浪尖,其面簿页面成了许多人泄愤的平台,马炎庆说,他由始至终都没有从页面上删除任何帖子。

“孙旭事件后,就因为我没有因此关掉我的面簿户头,我选择勇于面对大家的批评,还不知死活地针对该事件接受不同媒体的访问,我学习到如何应付负面的批评。”

难道他从不担心会越描越黑?

“当然也有这个可能性,但因为我愿意正视问题,更多人注意到我,让我赢得一些人的尊敬。我注意到,当时到我面簿上骂我的人,现在还是不时来浏览我的面簿,而他们的态度已经有了改变。”

马炎庆相信,选择留言,特别是留下负面评语的人,其实少之又少,更多人其实是到面簿上了解他对事务的看法。

他这样劝告迟迟不敢使用社交媒体来接触居民的国会同僚:“我们每个人都在学习沟通和交流的方法,如果因为担心有人留下负面评语而不使用社交媒体,我们可能会无法接触到纯粹来网站浏览的‘沉默的大多数’”。

给人印象 不属行动党主流

自称“不知死活”的淡滨尼集选区议员马炎庆,最近“不知死活”地出席国大学会所主办的“后港补选后”闭门论坛。论坛除了邀请本地两位政治学者之外,与马炎庆同台的还有能言善道、经验老到的工人党秘书长及阿裕尼集选区议员刘程强。

尽管许多与会者明显是冲着刘程强而去的,对刘程强的提问也比较多,马炎庆却以诚恳聆听、开放、重视沟通的态度,让人留下不错的印象

有观众在提问交流时段都表示欣赏他的作风,问他像他这种风格的人,什么时候才能成为行动党内的大多数;也有人说,马炎庆是后座议员中独特的一位,并且让人琢磨他到底是否来自工人党。

这样的评语还“延烧”到他的面簿上去,有网民称赞他在论坛中表现出色,希望更多行动党议员跟他一样愿意聆听民众的反馈。

当记者问他如何回应这些说法时,一向有话直说的他腼腆了起来:“这六年来,我给人的印象就是不属于行动党的主流,不管是针对言论、想法或穿着而言。那晚我也不例外,还是表现出真我。”

那么,何谓行动党的主流呢?他再次罕见地不正面回答:“这个大家都知道,就不需要多讲了吧。……我这么说是不是在做价值判断,就只是说我不符合行动党给人的一般印象。”

他补充,国大学会其实没有指定要邀请哪一位议员出席论坛,他纯粹由行动党指派。

“六年了,党知道我的作风,但论坛之前没有跟我要讲稿来看,这让我备受鼓舞,这说明行动党是能够容纳不同观点的。”
马炎庆说,他事前完全明白多数听众是冲着刘程强去的,他自己又不是行动党领袖,于是决定“从自己的观点发言,希望听众有另一种体会”。

   Baey Yam Keng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